主页 > S梦生活 >三大纰漏 政府成黑心肉粽诈骗共犯 >

精选文章


随机推荐


三大纰漏 政府成黑心肉粽诈骗共犯


2020-06-14


三大纰漏 政府成黑心肉粽诈骗共犯

继「毒澱粉」、「毒酱油」事件掀起轩然大波后,在端午节前夕,竟然又爆出黑心肉粽事件──禹昌冷冻食品将去年端午节后,被通路卖场大润发退货的一六三二颗(第一批被查出的数量)肉粽冰存一年,今年则剪标再贴上明年六月才到期的新标籤进行贩售。

政府挂保证 出事无责任?
截至目前,野火越烧越烈,估计该公司共有十六万颗问题粽,甚至还以营养午餐的管道入侵校园,被学子吃下肚,这使得民众不禁感叹:「到底还有什幺是没毒的!」而连日来如骨牌效应的「黑心食品」新闻,更有人以「福尔谋杀事件簿」戏谑处处是危机的台湾。

值得注意的是,有别于先前毒澱粉和毒酱油事件,民众将矛头指向政府把关不够严谨,造成问题食材有机可乘流入市面,这次出问题的禹昌,却是顶着所谓CAS(台湾优良农产品)认证工厂的名号,也就是「政府挂保证」的姿态行非法情事;因此整起「过期粽」事件,最让民众胆战心惊的不再是食品有多毒,而是连「政府都无法相信」,问题的严重性,不容小觑。

事实上,禹昌在业界并非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其前身为成立于一九七六年的双麟调理食品公司,刚开始以冷冻水饺、汤圆代工起家,后因前东家经营不善,股东变卖;因此,在二○○一年时,由曾经营多家餐厅的现任董事长吴美珠,与当时在大陆投资房地产致富的现任总经理林金忠,各出资三千万元购下经营权,由吴负责研发口味,林开发通路。

多年来,禹昌业务推广有成,不但以「水皎嫂」、「双麟」等等品牌打入各大量贩店、公家机关福利总处、学校团膳等,甚至还帮国内各大食品厂代工,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包括水饺、抓饼、生煎包、肉粽等二十四种品项,也外销至英、荷、法、美、加拿大与比利时等六国。尤其在冷冻水饺通路覆盖率高达八成,堪称国内最大冷冻水饺供应商,总体营业额更高达三亿元左右。

漂白手法一:以偏概全法单一检验充作全产品合格
因此,当「过期粽」事件爆发后,不少食品业内人士皆感震惊,「如此业绩亮丽、信誉良好的大厂也会出事?」而这也让大众对平时强调品管严格,遇事就拿着政府认证来自清喊冤的厂商,进一步产生了疑虑。

一位退休的卫生署食品管理局官员Mark 就义愤填膺地说:「许多人都以为政府『挂保证』就可安心,殊不知政府认证纰漏百出,让厂商有机可乘,用合法掩护非法,甚至拿来大作广告,等于政府成为黑心厂商的『白手套』,进行漂白之实而不自知!」

Mark的批判并非空穴来风,以禹昌来说,其生产的产品有部分的确通过了CAS检验,但荒谬的是,公司竟以「CAS认证工厂」为名对外行销,让下订单的上游厂商、机关团体、通路或社会大众,误以为其全部产品皆为政府拍胸脯保证的「安心食品」。

对此,在事发之后, CAS发证单位── 农委会就紧急出来澄清,「CAS认证是针对个别单一品项检验后认证,并无对整个工厂进行认证的情况!」并重申:「只有CAS产品,没有CAS工厂。」更值得注意的,事实上,早在二○一一年,禹昌为高雄市中正国小製作营养午餐中的贡丸,被验出含有氯霉素、恩氟沙星等禁品,该产品即被撤销CAS认证。

但禹昌却挟着CA S优良形象之姿,甚至公司网站的网址还是www.casfood.com.tw,不只食品业界被蒙在鼓里,就连前中华职棒球队兴农牛,还曾接受禹昌赞助,将LOGO秀在明星球员阳建福等人的球衣上。而诸如禹昌这种「以偏概全」的事件,绝非单一个案。

以毒澱粉案为例,当事件一延烧,不少厂商就拿着自家的产品送验,并打着SGS(台湾检验科技公司)等检验单位认证的字眼大打广告,对此专家就提醒:「一般检验单位只针对送验的品项与指定的成分进行检验,非指定的项目则不主动进行检验。」

举例而言,若A厂商拿粉圆来验顺丁烯二酸,检验机构只能确认该送验产品有没有顺丁烯二酸或是否违标,就算合格,也不代表A厂商所有的粉圆都是合格的,或没含其他违禁成分,更遑论要认证A厂商是合格厂商。

漂白手法二:暗度陈仓法
将产品转包给下游代工「就算製造厂是合格的,也不代表生产出的产品就是安全的,毕竟,是谁做的还不得而知。」Mark 指出,由于在食品业界,代工生产十分普遍,因此就算客户向合格的厂商下单,一旦该厂又转单由下游厂代工,品质就容易出现漏洞。

这次向禹昌下单的桂冠食品就吃了闷亏,据了解,桂冠其实为求慎重,在五月也曾要求到禹昌厂房观看肉粽製作流程,没想到禹昌早就没有生产肉粽了,是转由下游工厂嘉品公司代工。因此桂冠前往查厂时,禹昌就找来嘉品的人员充当员工,演一齣好戏模仿假生产线,让桂冠公司信以为真,同意订购二万颗肉粽。

这也难怪事情爆发后,桂冠出面喊冤。同样的情事,这绝非首例。

在五月《今周刊》八五六期「要命的恐怖食材」封面故事中揭露的黑心酱油,其中由迪化街通路商台农酱园贩售的自有品牌酱油「台农酱油」,就是由问题厂商一江食品代工的。当时台农在本刊召开记者会后也大声叫屈,表示有看到代工厂最新的检验报告,却浑然不觉被下游厂给欺瞒了。

正因为接单的归接单,生产的归生产,才使得黑心厂商有机可乘,用代工的手法瞒天过海。但更荒诞不经的是,就算是接单与生产的为同一公司,却也未必单纯。

拿此次禹昌委託的下游代工厂嘉品公司来说,其有嘉义县政府核发的合法商业登记,但却没有工厂登记;更令人不解的是,该公司在经济部商业司的公司登记中又注明着「核准设立,但已命令解散」,虽然主管机关经济部中部办公室解释,该公司已于去年五月二十三日核准登记,后来发现其超过六个月未进行营业运作,依《公司法》规定,命令解散,然而这对一般大众而言,实难从字眼上辨别出嘉品到底合不合法?也无疑又给了黑心厂商大钻漏洞的好机会了。

漂白手法三:鱼目混珠法
公司合法登记工厂却没登记。再看黑心酱油厂商一江,工厂登记的地点为新北市新庄市,早已人去楼空,而真正还在生产的地点在五股区,却没有工厂登记,致使厂商做生意时,常常拿着其中一合法商号掩护其他非法据点。由此可知,不可信的政府「挂保证」,绝不只有检验认证一项。

对此,以开设粤菜料理与经营坐月子餐而闻名的恩承居负责人林秋香就忿忿地说:「政府每次一出事就大举查缉餐厅、摊商,但问题很多都出在製造厂,就没人告诉餐饮业者,哪里买货才是安心的!」而台湾师大化学系教授吴家诚也语重心长地表示:「国内的食品相关检验,的确有进步的空间!」看来政府若不检视验证机制,不仅民众吃得不安心,在食品业中,恐怕会有更多的诈骗情事出现。



上一篇:
下一篇: